设置

关灯

【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第十三章 葬礼

    2017/9/16************第十三章葬礼秦思杰的悼会是在我回到东江的第二天举行,本来只是一个朋友家人的悼会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改变,不错,这个人就是我的妈妈——纪委书记李鸥璐。

    上至单位领导,下至商人百姓,全因为妈妈要参加悼会而改变,当然这也很好理解,有谁不想在省委一把手夫人面前表现呢?秦思杰的悼会完全的变成了一场政治秀,许多与秦田并没有关系的官员也给自己找到所谓的关系,前来参加悼会,在某种意义上,妈妈代表的则是身为省委书记的爸爸,况且秦思杰此人会来事,从老山乡的调令背后又是有妈妈爸爸的因素,在很多人眼中,秦思杰就是爸爸的人,妈妈参加悼会更加说明这些!只是妈妈根本没想到,自己以非官方(实际上是以情人身份)参加此次悼会会引起这么样的蝴蝶效应!

    至于商人更好理解了,这么多官员参加的悼会他们更要在官员之中游刃,寻求更多的关系,在商人的眼中,秦思杰的悼会就是交谊会,自己拓展关系的晚会。

    令我想不明白的则是老山乡竟然有人自发来这,看来秦思杰在老山乡还是颇具民心。

    恐怕在场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希望秦思杰死吧!对着秦思杰的灵像,我露出了蔑视般的冷笑,只是想不到却被一个人观察到。

    “李鸥璐女士悼!”随着葬礼司仪大喊一声,众人眼光齐刷刷的望向了门口。

    妈妈将黑色墨镜取下,身着一身黑色的西服,虽然朴素庄重但是西服外套合体的剪裁挡不住妈妈的魅力,内衬黑色衬衣,下半身黑色的西服窄裙紧紧的包裹在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上,丧礼服一样穿出风情,令人眼开!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真是讽刺,秦思杰生前成为妈妈的情人,秦思杰的悼会妈妈却也成为了主角!

    妈妈走进来的那一刻,大厅安安静静的,只有妈妈高跟鞋碰触到地板的声音,妈妈脸上并没有什么悲痛的表情,只是有些严肃,可能妈妈也怕被人看出他与秦思杰不正当的关系。秦思杰妈妈走上前来,为妈妈的胸前别上一朵白色的纸花。

    “想不到你也回来了!”妈妈对着秦思杰的妈妈说道!

    “虽然我跟秦田离婚,但我至少还是小杰的妈妈,很感谢你能来!”秦思杰妈妈很是伤感,带着悲痛的声音的对着妈妈说道!

    “节哀!”妈妈说了一句,走到秦思杰的灵位前,将怀中抱着的一捧菊花轻盈的放在前面,手中拿起香捻到一起,修长的玉指轻轻捏住将香头放在白烛上点燃,插进了灵前的香炉。

    秦田对着妈妈深深的一鞠躬,妈妈走到秦田跟前,“秦院长请起,请节哀!”

    秦田对妈妈的尊敬多少是来自于爸爸,而且秦田跟我爸爸跟我三叔关系非常好。

    只是我并不知道秦田会不会知道秦思杰与妈妈的勾当!

    在我得知秦思杰的死讯时,我最先想到的是秦思杰以退为进,装死然后布局布置更大的阴谋,但是从追悼会一开始我就明白了,秦思杰真的去世了,可是秦思杰的死真的是意外吗?肯定不是,第一,秦思杰开车稳得很。第二,秦思杰的身上有疑团或者说是有阴谋。

    我的脑袋中突然像是闪过一道闪电,将我击穿,思想融合到一起,秦思杰的死对谁最有利?毫无疑问,最大的受益人就是我爸爸。

    从妈妈红杏出墙的那一刻,不仅仅是我爸爸、我妈妈就连我也被牵扯到了里面,以爸爸的政治头脑紧小细微不可能这么久没有发现我妈妈出轨的事实,但是爸爸为什么能容忍这种夺妻之恨?而秦思杰的死又会给爸爸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

    只是一解心头之恨吗?爸爸经常告诉我的那句话又在我耳边响起,“小宇,记着凡成大事者,隐忍最为重要,韩信甘受胯下辱……”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