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七十章 错位人生

    “你、你……你没体温?没脉搏,还不是司徒善平?我去,等会儿,等会儿啊!我怎么感觉有些懵呢?”张强按着太阳穴,一副完全无法理解的模样。

    这次,大伙儿都没有吐槽他。

    因为不但是他,就连其他几人在听了司徒善平,不,听了我们面前这个老人的话之后,都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按照他的话来说,他不是司徒善平,司徒善平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他居然是司徒家族的祖先?

    可是,再怎么想,一个人也不可能活这么久吧?

    其实,更为重要的是,在刚才,我把他从棺材里扶出来的时候,在他的后背上,竟然发现了那个红黑色的三角形标志。

    没错!

    就是那个仿佛鬼魅一般,不时出现的三角形标志。

    可那标志只在他的后背浮现了几秒的时间,之后便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但当时来了太多人,使我不得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现在回想起来。

    莫非这个老人,也跟“那个东西”有着某种莫名的联系么?

    无数个疑问围绕着我,最终我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口气,压抑着内心复杂的情绪,等待老人继续说下去。

    老爷子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我们,接着说道:“不知道小萼之前有没有跟你们提起过,善平年轻时候的事情,反正那个时候,他因为一些原因就去了市区,在那边一呆就是好几年。”

    “嗯,这些事情我已经都跟他们说过了,包括咱们司徒家的历史以及各个亲戚的关系。”司徒萼勉强笑了笑,似乎一时间还是有点无法接受他所说的内容。

    “是吗?那我们接下来的话就好说了。”老爷子轻轻的拍了拍司徒萼的手,转头看着我们:“据善平的话讲,我是在某天,在他回到市区的家时,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房间之中的。当时他吓了一跳,不过因为那时我还很年轻,跟他的长相有七八分相似,所以善平怀疑我和他有着某种关系。冷静下来后,他试探着询问我的身份,可是我脑海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得了。好在,那个时候一般大家族都会给每一代的人画几幅画像,后辈的人都会在历代画像上看到他们的祖宗。所以,善平说,他总觉得我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我。事实证明,他的确是见过我。不过是在画册上见到过我的画像而已。当时,他身上正好带着一本家族族人的画册,通过翻找对比,他发现,我与一位公元18世纪,也就是1730年出生的一个人样貌几乎一模一样,就连额头上黑痣的位置都是相同的。由于我失去了记忆,也没有亲人,他又担心我就是他的那位先人,所以他就让我暂时住在他市区的家中,并在每日工作完后,给我讲一些司徒家族的事情,希望能帮我恢复记忆。”

    听到这里,我们大伙儿逐渐开始相信,他真的不是司徒善平本人,而是他口中的司徒家族的祖宗了。

    “我开始有点相信你的话了,可是,他单凭画像就确认,会不会太草率了点?”我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老爷子笑了笑,摇摇头:“现在想来,的确是这样。不过他说,也许是我身上带有某种特别的气质,让他十分亲近,就凭那一点,他就知道,我绝对不是外人。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第六感吧!”

    我想了想点点头:“也是,您继续说。”

    “好。那我就继续说了。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有一段时间,我基本上对于司徒家族的所有亲戚和族人的关系都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可是记忆却始终没有恢复。后来,他因为机缘巧合认识了黎家的人,然后跟黎钰婉走到了一起。起初,黎钰婉在见到我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因为我跟司徒善平的样子极为相似,身高也差不多,唯独眼神稍微有些不一样。在听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